那他为什么会像一个无所事事的流氓一样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6-05 11:41  点击:
“李队长,你快来救救我啊!”这时候,已经被扔在地上的猪头也向刚才向我们喊话的那个警察叫道。“你是?你是吴公子?你怎么会被打成这样?”听到地上的猪头叫他,那位李队长
“李队长,你快来救救我啊!”这时候,已经被扔在地上的猪头也向刚才向我们喊话的那个警察叫道。“你是?你是吴公子?你怎么会被打成这样?”听到地上的猪头叫他,那位李队长让其他人把小黄他们的枪收了,并且让人把我们看住。当然,这还是在我示意下小黄才会让他们把枪收去。而那位李队长也连忙上前去把猪头翻了过来,经过一再的仔细的辨认后,终于把那猪头认了出来。“不会吧!这位警官,我都让人把他打成猪头了,你还能认得出他是谁?真是好眼力啊!佩服佩服!呵呵!”我看着已经被绑了起来的猪头,不由得呵呵笑着向那位李队长说道。“你……!全都别笑了,你们几个先把他们带回局里去。”看着一脸笑意的我们,那位李队长生气的向一旁怪像的警察说道。从这情形看来,这个猪头虽然也认识这些警察,但好像他做人有点失败,现在被打成这样了,这是警察非没有同情,反而还有些高兴。十几分钟后,我们被带回了警察局里。那几个警察把我们带到一间办公室里,把我们往里一关,让一个年轻的警察看着我们,然后就再也没有人理会我们了。在那里坐了半个多小时,可是却一直没有人来理我们,我实在忍不住了,只好向那位年轻的警察问道:“哎!这位警察同志,我们都在这里坐了半个多小时了,怎么还没有人来理我们啊?”“我也不知道,可能我们队长正陪着那个吴公子医院呢!那里会有空理你们啊!”那们年轻的警察放下手中的报纸,来到了我们面前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说道。“那你们也不能把我们关在这里不理了吧!我们可是正当防卫啊!再说了,我们可是现役军人,现在正在执行任务呢!你们快把我们放了。”这时,小孙在一旁不奈烦的说道。“你们是军人?那请问你们有证件吗?请拿出来给我看看。”听说小孙他们是现役军人,而且还是在执行任务,那位年轻的警察不由一愣且怀疑问道。“这就是我们的证伯,我们真是军人。再说了,我们不是军人能拿着军用手枪吗?”小黄及小孙边把证件拿出来边向那位警察说道。“这样吧!你们再等一会,我这就让人去向我们领导汇报。”那位年轻的警察接过证伯翻了翻后有些惊讶的向我们说道。那位年轻的警察走出去了一会,不久又走了回来坐在我们面前说道:“我已经让人通知我们政委了,我们政委说他很快就到。”“这位警察先生,不知应该怎么称呼你?”我看即然如此,那也只好等下去了。“我叫王志,你们可以叫我小王。”那位年轻的警察自我介绍完后,接着又向我们说道:“说实在的,你们的胆子真大,连省委吴副书记的儿子你们也都敢打,我真是佩服你们了。”“省委副书记的儿子又怎么了!他敢调戏我们家小姐,我们不打死他算他命好。”小黄在一旁气愤的说道。“对了,刚才我看你们看到那猪头时,好像对他被打成那样你们还蛮开心的,这时怎么回事啊?还有,他即然是省委副书记的儿子,那他为什么会像一个无所事事的流氓一样,竞然敢当街调戏女孩子?一点家教教养都没有,难道他父亲不管他吗?”说到那猪头,我不回得又笑着问道。“哎!你们不知道啊!说到这个吴公子,也就是你们所说的猪头,呵呵!那就说来话长了。”这个叫王志的年轻警察听了我们的话后,有些无奈的向我们讲述了那个猪头的事情。原来,这个吴公子平时仗着他父亲是省委副书记,而且他又和我们市局的局长大人的关系又非常铁,所以在外满着他父亲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经常打架闹事,无人敢惹。而他的两个哥哥又经营本省的第三大企业海宁集团,平时没钱就找他的两个哥哥要,那里还会工作。虽然说这吴公子平时打架闹事那是常有的事,可是也没有闯出什么大祸来,不过这也让我们为之头痛了。而今晚,他也不知道是吃错药了,还是那条神经不对了,居然会做出这种公然当街调戏女孩子,并持械斗欧的事情来。而且,平时他对那些前去处理他打架闹事的警察更是态度恶劣,因此我们警察看到他被打成那样子能不偷着乐吗。“那你们为何不把他在外面的所作所为告诉他父亲?让他父亲管教管教他?”文秀在一旁问道。“那是因为有我们局长在护着他,局长不发话,谁敢乱说啊!再说他以前除了打打架也没犯有什么大事,所以大家也就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这位叫王志警察有些无奈的看了我们一下又接着道:“不过,这次你们把他打成那样,那可能真的有点麻烦了。”“怕什么!我们只不过是正当防卫了吧!”小孙满不在乎的接口道。“话也不能这么说,我看你们即然敢打这猪头,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而且又说是在执行任务的军人, 山西快乐十分投注网站我想你们也肯定有不怕的理由。不过,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网为了保险我看你们还是尽早想办法为好。”王志好心的提醒我们道。“那也好!谢谢你!”文秀想了想后向我说道:“小强,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网站我们是不是找一下卢海伯伯?把我们这边的事情告诉他。”“这样也了,只好麻烦他了,你来联系吧!”这时我才想起,钟爷爷在我们临走之前曾经和我们说过,他的一位老部下最近刚刚调到这里的军区任司令员,所以让我们回来时顺便也去看看他。就这样十几分钟又过去了,就在我们正无聊的聊着时,终于从门外进来了两个人,一个正是刚才的那位李队长,而另一个我们没见过,不过看他的警衔,职位应该是不低。“今晚的事情,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主要责任不在你们,应该说你们是正不防卫,不过……。”他们两人坐下来后,那位李队长欲言又止的道。“下面就由我来说吧!我是本市的公安局长。今晚这件事情虽然说你们是正当防卫,但是我们认为你们在吴副书记儿子没有向你们动手的情况下对他进行殴打,那已经属于防卫过当。而且你们在此之前还致使三人重伤,四人轻伤。你们知不知道,在重伤的三人之中,一个被你们打断了三根肋骨,一个被你打成了脑震荡,而另一个也断了一只手,这也有防卫过当的嫌疑。更好严重的是,你们在此过程中还使用枪械却持人质。因此,我们决定根据有关法规对你们进行拘留。而你们私藏枪支并使用它劫持人质这一严重事件,我们将会另案处理,现在请你们先说说枪支的来源?”这时和李队长一起进来的好人边接过话边从一旁的一位警察手中接过小黄他们的枪支说道。“什么?我们防卫过当?你们也不看看,十几个人拿着铁棍围着我们,那种情况我们不使用枪支,难道还要等着给他们打死啊?你们有没有搞错?”听了那位局长的话后,小黄不禁区气愤的问道。“这位局长先生,我也不认为我们防卫过当,因为在那种情况下,作为正在执行保护任务的军人,安徽11选5投注为了不使我们所保护的人受到伤害,我们将会按照我们的保护条例作出正确的行动。”小孙也接着向那位局长严肃的说道。“你们是军人?那请你们出示你们的证件?”听说小黄及孙他们是正在执行任务的现役军人,李队长有些怀疑的问道。“我们的证件已经交给你身后的那位警察先生拿去查证了。”小孙看着李队长身后的王志说道。“局长、队长,他们的证件小林已经拿去向刘政委汇报了。”站在李队长身后的王志连忙上前说明道。“这位局长先生!今晚这件事完全是由你们所说的那位吴副书记的儿子所引起的,我们想知道你们会如何处理他?”我制止了正想说话的小孙,看着那位局长问道。“这件事情我们会秉公处理的。”这时,从门口处传来一个声音道。我们向门口处,只见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警官正和一位少校军官从门外走了进来。“请问是钟文秀小姐吗?”那位刚进来的警官制止了正想说话的局长,来到文秀的面前问道。“是的,我就是。”文秀答道。“你好!我是市公安局的政委,我叫刘林。今晚的事情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责任不在你们,现在你们可以走了。”那位刘政委说着又示意一边的王志把枪和证件交回给了小黄及小孙。“你好!钟小姐,我叫杨坚,是奉卢司令员的命令前来接你们的。”这时,站在一旁的少校也上前说道。“那好!辛苦你了!”在小黄及小孙把枪和证件收好后,我们又向那位刘委道了谢,然后就跟着那位少校走了。“老刘,你怎么把他们放了?他们是什么来历?”在我们下楼后,那位局长有些惊讶但又奇怪的问道。“老杨,你也看见了,他们是军区卢司令员亲自让人来接走的。而且,他们又没犯法,并且拿枪的那两个都是持有特殊证件的军人,我们能不放人吗?对了,刚才你们没有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吧?”刘政委有些担心的问道。“没有,刘政委,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会让军区的卢司令员亲自派人来接?而那两个军人又是那个部队的?”这时,那李队长也一脸的惊奇问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从他们的证件及听卢司令员所说,这位钟小姐和他的男朋友是由那两位中央警卫团的军人保护着的,看来他们的来历不小,你们看看楼下。”刘政委一脸严肃的指着楼下说道。“这也大夸张了吧!还要派这么多军队来接?看来他们的来历真的不小啊!”李队长看站楼下正在上车的一大群士兵感慨的说道。“不过,吴副书记的儿子被打成那样,现在打他的人又放了,那我们如何向吴副书记交代啊?”看着楼下那渐远去的军车,那位杨局长也有些无奈的问道。“算了,把所有的事情全都原原本本的向吴副书记汇报清楚,我想他的这个吴公子也应该管教管教了,省得以后不知道又要闯出什么大祸来。这次这件事他不死已经算他命好了。”刘政委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接着又说道:“再说了,卢司令员已经答应亲自去和吴副书记谈谈了,我们只要做好我们自己的本分工作就行了。”在我们上了车后,原本杨少校是说要按照卢司令员的吩咐把我们接到卢司令员家去的,但是我们见已经是深夜了,不好再去打扰卢伯伯,所以我们就让杨少校把我们送回了宾馆。而文秀也给卢海伯伯打了一个电话,向卢海伯伯道谢,并约好明天到他家拜访他。经过这一夜不愉快的折腾,原本我们回家的愉快心情也变得沉闷了起来。回到宾馆后,我们大家也觉累了,于是大家也就各自回房休息去了。第二天,我们起了个大早。在洗濑完后,我们就开始收拾行旅,准备在拜访完卢司令员之后,我们回来时拿上行旅就可以回家了。半个小时后,我们全都把行旅收拾好了。看看时间还早,于是我们决定先吃完早餐后再去拜访卢海司令员。当我们走出房间时,却见一身便服的杨少校正和几个也是一身便服的士兵已站在我们的门外,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昨晚他们一直守在这里。看到杨少校及那几个士兵一脸的疲劳,我们不由得感激的上前去向他们道谢,并邀请他们和我们一起来到了餐厅里一起吃早餐。在吃早餐时,我们才从杨少校口中知道,原来经过昨晚的打架事件,杨少校把我们送回宾馆后,他还是放心不下我们的安全,所以昨晚他就带了几个士兵换上了便服来此保护我们。在吃完早餐后,我和文秀又出去买了一些礼物,然后就坐上杨少校他们开来的车向卢司令员的家赶去,半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来到了卢司令员家的外面。于是我们把车上的礼物拿了下来,而杨少校则上前去按下了卢司令员家的门铃。不一会儿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位身材欣长,面容和蔼,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的大约五十岁左右的男子。“报告首长,我奉命已经把钟小姐他们接到。”看到眼前的这位男子,杨少校不觉一愣,他没想到前来亲自开门的会是卢司令员,于是他连忙上前去报告道。“好的,辛苦你了!”卢司令员微笑着道。“卢伯伯,秀儿看您来了。”这时,文秀也兴奋的上前去拉着卢司令员的手道。“呵呵!才两三年不见,秀儿已经长成一位漂亮的大姑娘了。”看到文秀,卢司令员也高兴的道。“卢伯伯,你又取笑秀儿了。来,我为你介绍一个人,他叫李强,是我的男朋友。”文秀红着脸把我拉到卢司令员面前接着又介绍道:“小强,这位就是我常和你说的卢海伯伯。”“卢海伯伯您好!以后您叫我小强就行了。”我连忙上前去问好道。看着眼前这位一身学者气质的男人,真让人不敢相信他会是统领一方的将军,不知情的人还会以为他是那一所大学的教授呢!“那好!以后我就叫你小强了。不错,果然是一表人才,和我们秀儿很般配啊!呵呵!”卢伯伯笑呵呵的接着又道:“对了,大家不要站在这里,先进屋里坐下来再说。”卢伯伯的家是一幢两层的小洋楼,一楼的客厅非常的宽敞。进了屋后,我们把礼物交给了一旁上前来的佣人,杨少校领着小黄和小孙到了客厅另一边去喝茶了,而我则陪着文秀在客厅里和卢伯伯拉起了家常来。伯父,怎么不见伯母、英姐及峰哥他们啊?”在客厅坐焉得虎子后,文秀向卢伯伯问道。“小峰前两天有事出差了,你伯母及小英她们知道你今天要来,非常的高兴,所以早早就亲自出去买菜了,等一会儿就回来了。”卢伯父笑着又问道:“对了,老首长他老人家的身体还好吧?”“很好!爷爷的身体可棒了。我们在家的那几天,他还天天要我们陪他出去到处走呢!”文秀呵可笑道。“卢伯父,昨晚的事情真是大谢谢你了!那么晚了还打扰您,给您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啊!”我为昨晚的事情向卢伯父道谢道。“没什以!都是自家人,不用那么客气。”卢伯父挥了挥手笑道。就这样,在我们天南地北的聊了半人多小时后,卢伯父的夫人和女儿终于回来了。文秀和卢伯父母女已经几年没见了,现在相见自又是一番热闹,接着文秀又为我们双方作了一番介绍。

,,天津11选5
 

    有帮助
    (1)
    100%
    没帮助
    (0)
    0%

    Powered by 安徽11选5投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